论三岛由纪夫与川端康成在文学创作中的审美观之异同

3983
    


来源:
Licence:
联系:
分类:
平台:
环境:
大小:
更新:
标签:
联系方式 :
免费下载 ×

下载APP,支持永久资源免费下载

限免产品服务请联系qq:1585269081

下载APP
免费下载 ×

下载APP,支持永久资源免费下载

下载APP 免费下载
下载 ×

下载APP,资源永久免费


如果出现不能下载的情况,请联系站长,联系方式在下方。

免费下载 ×

下载论文助手APP,资源永久免费

免费获取

如果你已经登录仍然出现不能下载的情况,请【点击刷新】本页面或者联系站长


  摘 要:在日本近代文学史上,川端康成和三岛由纪夫占据着重要的位置,他们谱写出极具日本民族精神的传奇的一生,而他们的作品,也一样浸润着日本民族独有的美学观念

同时,川端和三岛无论是在日常私交,还是文学创作上都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和交流,因此,在他们的美学理念中,既存在着彼此不兼容的元素,同时也保持着美妙的重叠之处

  关键词:三岛由纪夫;川端康成;美学观;审美方程

  一、三岛由纪夫与川端康成的审美观念之异

  (一)三岛由纪夫的审美观念=暴烈之血+纯粹之死

  “我拼命地舍弃当时的现实,在文学方面,我已经同别人断绝来往,可以认为正在尽量沉醉于微小而孤独的美的趣味中

……远处大城市的空袭是壮美的

火焰映出五颜六色的光彩,像是在黑夜里遥看高座郡平原那边,死亡和毁灭的盛宴所发出的的篝火的光亮

在这些日子里,我大概确实是幸福的

  以上段落出自三岛由纪夫《我的周游时代》,从这只字片语中,我们可以从中窥视出三岛独特审美观:熏陶于日本式的古典主义(以《叶隐》中的“武士道”精神为代表)与希腊式的古典主义(以《圣・塞巴斯蒂昂》中的英雄主义与男性肉体美为代表)中的他对于战乱中的暴烈有着狂热的追求与向往,在这样的一种殉教式的审美狂热的鼓噪下,三岛透过其作品,表达了主人公及作家本人在目睹惨然之死的自虐中,所寻求的异样的精神饱食感和血淋淋的毁灭之美

  在小说《奔马》中,三岛创造了其自身武士道精神与殉教式美学的化身――主人公饭沼勋

少年勋的人生理想便是模仿《神风连史话》中的战士一样,集合志同道合之士,爆发动乱,以使政府发动戒严令而树立维新新政府的权威

这一点源于三岛本人秉持的“文武两道”审美观――“我认为,归根结底,文学的原理仍然是一种生存的原理,死亡的原理应在文学之外

我所说的死亡的原理,是指斩首之类的死……但我绝不愿死于文笔……所谓英雄,是与文人相对的”――笔者认为,正是基于以上因素,才是得三岛审美理念中浸透着暴烈的血腥味

  而在其作品中与“暴烈之血”一同组成三岛审美观念方程式的,是“纯粹的”死亡意识

之所以三岛的审美理念中包涵着“纯粹”因素,笔者认为这与三岛深受以《源氏物语》为代表的日本古典文学的影响有关,比如其小说《春雪》便是三岛在传统民间故事《滨松中纳言物语》的灵感激发下所创造的“梦与转生轮回”的物语,因此,主人公松枝清显和凌仓聪子搭乘人力车于细雪中赏景幽会的场景,写得古雅隽永,幽玄脉脉,颇有古典韵味

纯粹之精神以白雪为载体,蔓延出一派古典烂漫的和式美感,而松枝清显本人也正是“纯粹之死”的代表

  值得注意的是,在三岛由纪夫的小说中,“纯粹”一词的内涵与外延得到了重新塑造,它突破了传统的定义范畴,被灌入了独特的“残酷美”的美学观念,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三岛式“纯粹”

在小说《晓寺》中,三岛借由第二主人公本多繁邦之口,向读者传递出“想起来,民族的最纯粹的要素,必定有血腥气味,必定有野蛮的影子”这样的“纯粹/暴烈”转换机制:表面上,“纯粹之死”是作为独立于象征着“死”的“暴烈之血”的审美元素,然而,在隐性层面上,“纯粹的死”是与“暴烈之血”同义的,换句话说,存在的客体必须历经“暴烈之血”才能达到“纯粹之死”这个更高的层次

  (二)川端康成的审美观念=无垢之青春+永恒之生

  以“暴烈”与“死亡”的三岛审美观不同,川端康成的审美世界中更多的是“春花秋月杜鹃夏,冬雪皑皑寒意加”的纯美元素

川端擅长刻画女性,在其小说《雪国》之中,女性人物驹子和叶子成了川端审美理念的落脚点,诠释了川端式“无垢”

  “女子给人的印象洁净得出奇,甚至令人想到她的脚趾弯里大概也是干净的,岛村不禁怀疑起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由于刚看过初夏的群山的缘故……”(驹子的“无垢”)

  “黄昏的景色在镜后移动着

也就是说,镜面映现的是虚像与镜后的实物好像电影里的叠影一样晃动……特别是当山野里的灯火映照在姑娘脸上时,那种无法形容的美,使岛村的心都几乎为之颤动

”(叶子的“无垢”)

  叶子和驹子这两个女性人物分别代表着“雪国”的“灵与肉”两个维度,其中叶子是“雪国”传统的、灵性的、精神的一面;而驹子是“雪国”现世的、官能的、情欲的一面

但不论是其分属一个侧面,都是以如同“雪国”一样的洁净的无垢精髓作为其性格的底色,体现的是川端审美理念的一个方面

  而由“无垢”所派生出的“永恒之生”则是另一方面

而最能代表“永恒之生”这个审美元素的载体就是叶子了,在《雪国》的最后火灾场面,川端设置了叶子在突如其来的大火中毁灭的经典情节,并巧借岛村的感受表达了作者本人对此的感受,即“内在生命在变形”

  川端康成在《新作家的新倾向解说》中谈道,“因为有自我,天地万物才存在,自我之内有天地万物,以这种心情看待事物,是强调主观的力量,信仰主观的绝对性

”因此,在结局处故意设置“火”这个意向,并非有意凸显残酷,而是借由“火”这个自然之物,暗示主体脱离肉体,灵魂如涅槃一般,重又得到了洗礼与净化,最终与大自然,与无边的宇宙合二为一,实现了自我的“永恒之生”

  二、三岛由纪夫与川端康成的审美观念之通

  (一)“暴烈之血”见证“无垢之青春”

  在三岛由纪夫的小说中,能同时体现“暴烈之血”与“无垢之青春”这两个审美元素的当属《奔马》

小说顺着《春雪》的未完之事而展开,讲述本多繁邦在瀑布下偶遇清显转世――饭沼勋的故事,而这次相遇也暗合了清显“在瀑布下相遇”的临终遗言以及《梦境日记》中的记录

饭沼勋身上那股洋溢着青春的激情与暴烈之血性的特质,如月光吸引潮汐一般,诱发着本多丧失殆尽的青春热情和回忆

与纯粹恋爱精神化身的清显不同的是,饭沼勋内心涌动的是武士道的纯粹信念,其在阅读完《神风连史话》后深受启迪,在故事精神的感召下,策划着暗杀政界“不洁”之人的活动,以期建立权威的新政府


看大家都在讨论什么

0 条评论
免费下载 ×

下载APP,支持永久资源免费下载

下载APP 免费下载
温馨提示
请用电脑打开本网页,即可以免费获取你想要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