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战争论》:纯技术性论文

112161 324311 689
    


来源:
Licence:
联系:
平台:
环境:
大小:
更新:
文件:
演示:
标签:
免费下载 ×
下载 ×

下载APP,资源永久免费


论文定制和修改服务请联系qq:1585269081 如果出现不能下载的情况,请联系站长,联系方式在下方。

免费下载 ×

载论文助手APP,资源永久免费

论文定制和修改服务请联系qq:1585269081 免费获取

如果你已经登录仍然出现不能下载的情况,请重新刷新本页面或者联系站长

联系方式


内容详情

摘要:金融是现代经济的制高点,大规模金融动荡可以让一个经济体崩溃、社会动荡、政府下台,给一个国家造成的损失不啻于一场战争,美国国防部下辖的应用物理实验室更是在2009年3月举办了人类现代历史上第一次金融战争演习。

 

本文对全球化背景下国家主体与非国家主体发动金融攻击的可能方式、手段、特点进行了针对性地剖析,并就我国如何应对可能的金融攻击提出了因应之策。

 

关键词:金融战 金融攻击 隐型战争 非传统安全

 

“进行战争所采取的路线,如果不具有某种程度的间接性,不能使敌人感到措手不及,也就难以达到应有的效果!”

——利德尔•哈特

 

博弈对抗的诀窍不在于直接攻击对手已拥有的力量平台,而是通过不对称手段破坏对方力量平台发挥效能的基础条件。互联网与金融新边疆的出现,最先拥有此类攻击手段的一方将比只拥有传统陆、海、空、天作战手段的国家占有更大的外线优势。

——笔者题记

 

前言

 

自1990年代冷战结束以来,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加快,各经济体的相互依持程度大大提升,加上中、美、俄等大国的核恐怖平衡,大国间直接爆发大规模的热战,已经变得越来越难以想象。

 

与此同时,全球格局的的确确形成了以美国为首的一超多强,美国作为当代的罗马帝国,在其霸权表现形式上确实与传统霸权有了很大区别,除了向全球推广其“美式民主”模式以外,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它的霸权不再以主要以占领土地、资源的方式供养其帝国,而更多通过发行“美元”这种世界货币来征收其维持现有世界秩序的花费。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受到了不少置疑,但是以美元为基础的世界贸易体系与金融机制仍是后冷战时代全球经济秩序的基石。维护美元世界地位的金融博弈对抗越来越成为国际政治经济生活的焦点,金融战就是美国利用自身世界霸主与金融游戏规则制订者的有利地位,针对众多发展中国家与转型国家,而开发衍生出来的一种全新的非军事战争手段。

 

一、 金融战已成为大国博弈的新边疆

 

一切博弈对抗活动制胜的关键不在于直接攻击对手已拥有的力量平台,而是通过不对称手段破坏对方力量平台发挥效能的基础条件,进而夺取先机与外势,减少对方的优势,破坏对方的稳定性,以使得在最终的对抗中有利于我,而不利于敌。

 

笔者认为,所谓的金融战就是:针对金融体系不健全、存在泡沫的市场经济体,国家与非国家主体通过提前布局,利用信息不对称与时间差,制造或诱发标志性事件,通过战略传播行为夸大特定经济体存在的问题,引起国际资本市场对特定经济体的不信任,调低对特定经济体、企业的预期,使得外部与内部资金大规模地流出该经济体,使得潜在的、非致命的危机加剧成为现实的、严重的危机。

 

从历史的经验来看,此类攻击(以1997年索罗斯攻击东南亚国家为例)一旦得手,往往不会仅仅局限在金融领域,同时也会使该经济体实体经济失血,造成投资贸易条件大面积恶化、大面积企业破产,大规模人员失业,进而诱发该经济体政治、社会的连锁危机。

 

对敌国经济体系的破坏久以有之,如针对敌国禁运战略资源、开展经济封锁等,当前条件下的金融攻击何以能被称之为一种全新的作战方式?理由如下:

 

第一,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是通过暴力手段使对方屈服于己方意志的行为。金融领域的攻击不具备直接的暴力性,但通过各种手段强迫对方屈服于自身的意志这一点却同样存在。它同样具有政治目的——它既可以由国家主体发起,也可以由非国家主体发起,但同样都可以实现国家的战略意图。

 

第二,在战争越来越柔性化的当今世界,网络战这种非直接物理毁伤也成为新型作战方式的背景下,金融攻击也开始具备战争所要求的各种行动特征——其作战方案同样具有高度的对抗性与谋略性——发动攻击前动用国家级情报资源(由于美式旋转门的存在,使得这一点变得更加容易),准确地发现并把握目标经济体的软肋,预见对手可能的反应并制订进一步反制之策;其作战行动本身同样具有“联合作战或是合同作战”的特质—— 一次有效地金融攻击需要动用具有不同资源、不同国家与不同专业技能的团队共同实施,它们之间需要紧密配合,多个分方案之间紧密协同,从时间到地点到程序,与联合作战大纲的要求在本质上完全相同。

 

第三,随着全球市场经济体系的形成,实体经济的高度证劵化,金融衍生工具导致的乘数放大效应,金融风险对特定国家经济的破坏性急剧增强——一次有效地金融打击对于一个企业、一个行业甚至一个国家的经济有时象“定点清除轰炸”一样,使之瓦解崩溃,甚至停滞倒退好几年。

 

第四,经济是战争的基础,在传统陆、海、空、天战场正式对抗之前,如果具有金融攻击能力与金融综合优势的敌国通过破坏我方金融的稳定性,打击我实体经济、动摇民众对政府的信心,就有可能在正式热战之前破坏我方的稳定性,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或迫使我在不利条件下与之开展军事对抗。因此,相较于传统陆、海、空、天、网五维战场,金融战场也有理由被称为一种更加具有外线特点的作战领域。

 

第五,现代传播技术的发达,拥有强大情报收集与研判能力、可以调动天量资金的对冲基金非国家攻击主体的出现,使得金融攻击的门槛越来越低,给政治、经济、社会施加的影响越来越常态化。

 

二、 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金融战争演习

 

“美国独一无二的军事优势只能由同样占据优势地位的美元来维系。”

——James Rickards

(美国国防部2009年金融战演习的参与者,Currency war的作者)

 

经过2008年9月、10月、11月三次预备会议与长达数月的准备,由美国国防部发起,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应用物理实验室[1]具体主持的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金融战争演习于2009年3月17日至18日在应用物理实验室下辖的战争分析实验室举行。

 

(一)演习的基本情况

 

演习的背景:在全球金融危机下,如果美元在世界金融和贸易体系中的主导地位遭到其它国家攻击,美国应该如何防御?

 

演习的目的:一是模拟推演对手可能的攻击方式;二是模拟推演各种地缘政治场景对世界金融的影响以及各国的应对策略;三是评估美元是否能否保持世界货币的地位,提升应对此类攻击的防御能力。

 

演习的设定:演习共设六个编队,白色编队为裁判组,参与者共五方:俄罗斯为一方,中国为一方,美国为一方,环太平洋其它国家或地区(日本、台湾、韩国)为一方;欧洲、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为一方。参与成员来自美国军方、情报机关、兰德公司、投资银行与对冲基金的代表。

 

演习的过程:整个演习以俄罗斯宣布将黄金转移到瑞士,与日本开展双边谈判——在俄日能源合作中不再使用美元,并劝说中国加入其同盟,从而启动针对美元全球主导货币地位的攻击。演习过程中设定了各种地缘政治关键模拟场景,如朝鲜的崩溃,中国大陆和台湾之间日益紧张的关系,俄罗斯天然气价格操纵,敌对国家印制假美钞破坏美元声誉等。在攻击手法方式上充分体现了金融攻击的特性,即:

 

隐蔽性:广泛使用中间人与影子公司(避免被监测和察觉意图)

全球联动:利用信息差与时间差开展佯动和发动多点攻击

综合性与关联性:地缘冲突、全球灾害、流行性疾病都被用来模拟对特定国家经济前景、金融市场前景的影响。

 

(二)演习的结果与结论

 

经过两天的对抗演习,组织方得出直接结果:一是俄罗斯被美国联合灰色编队击退,但俄罗斯小有斩获;二是中国因为不作为仍然维持原有地位;三是美国损失最大。考虑到演习背景与各组人员的强弱,最终的评价:

 

一是美国综合实力最强,但仍存在很多漏洞;

二是俄罗斯即便进攻失败,但考虑到其资源,仍具有自给自足的能力;

三是中国的情况存在不确定性, 一旦在这样的金融战争中遭遇失败,中国面临社会动荡解体的可能性最大。

 

经过这次金融战争演习,美军认为,在“9•11”事件之后,美军为保卫美国的世界地位需要考虑的范围越来越广泛,而不是仅仅局限于纯粹的军事领域;其次,在和平时期与热战前的经济战的意义将越来越大,因此,美军需要更全面深入地认识经济战和动能战的协调转换规律,并建立一套更完整的统整机制与流程,以使之更好地相互配合。最后,美军认为,美国应紧惕中国在不损害自己外汇储备价值的情况下逐步抛售美元资产,从而加剧美国经济的不稳定。

 

三、 金融战的主要攻击方式

 

(一)国家级主体的常见攻击方式

 

国家级主体主要指受各国直接控制的央行与主权财富基金[2]。

 

以美国为例,美国最为担心的国家级金融攻击主要是:

• 各主权经济体大量抛售美元、美国国债

• 与其它国家签订货币互换协议(脱离美元体系)

• 其它能够打击市场对美元信心的各类活动

 

美国有能力或更有可能对其它主权经济体发动的攻击:

• 量化宽松[3]

• 诱导和制造地区冲突

• 利用公共卫生事件制造恐慌情绪

• 施加政治压力

• 借助国际组织调低目标国信用评级

 

美国发动金融战的目的:

• 维持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地位,获得铸币税[4]

• 打击敌对经济体的金融体系,使得资金流出该经济体

• 阻止或限制该经济体挽救危机的努力,造成实体经济大量失血,造成大面积投资贸易条件恶化、大规模企业破产,大量人员失业,进而诱发政治、社会的不稳定

• 制造目标国民众对政府乃至军事行动的不信任,为可能的陆、海、空、天作战揭开序幕

 

鉴于国际条约的约束与国家主体行为的可监测性,除非战时或明确敌对状态,由一国直接向另一国发动的国家级金融攻击是较为少见的。

 

【金融信息发布,请上密金融www.zmjinrong.com!!!】

 

(二)非国家主体的攻击方式

 

所谓的非国家主体主要指各类对冲基金[5]。它的攻击对象主要针对特定的企业、行业,直接针对国家级目标的攻击相对较少,对唯一对国家级目标有成功攻击记录的就是索罗斯的量子基金对东南亚国家以及英国英镑的攻击。但是随着金融衍生工具的飞速发展,对冲基金所能调动的资金规模空前增加,对特定国家中部分企业、行业的攻击与对该经济体本身的攻击界限已不是那么明确,而且,如果能在某国部分企业、行业撕开口子,往往也就会进一步动摇该国整体经济的稳定性,揭开对这个国家全面攻击的序幕。

 

由于美国拥有世界上最成熟的金融体系,拥有数量众多、具备强大情报收集研判能力与资金调动能力的对冲基金机构,控制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多数国际主流传媒也位于美国,因此,有能力对其它主权经济体发动攻击的对冲基金也大多位于美国。

 

常规攻击流程——以对某国股市的做空[6]为例:

• 研究目标国重点行业的特点,监管层的控制措施、股民心理与股市信息传播路线图,以及整体政治、经济、社会的稳定性

• 研究该经济体重点行业企业的弱点,判断其市面价值与实际价值之间的泡沫空间

• 通过公开渠道与非公开渠道(如地下钱庄)使热钱加速进入这一行业相关企业,进一步拉高股价

• 提前布局,做好对冲准备

• 当股价达到虚高点,通过中间人与影子公司隐蔽抛售部分股票

• 利用研究机构、新闻媒体发布重大利空消息,如不利于企业的研究报告、财务造假信息、高管重大负面新闻、行业性丑闻(如国内曾经披露出的瘦肉精事件、白酒塑化剂事件等),造成股民恐慌,形成抛售

• 通过境外机构散布对目标国整个监管体系的置疑,受其影响的NGO、媒体跟进,引发对更多行业、更多企业股价的置疑,形成暴跌预期

• 提前预见、利用可能的地缘政治冲突与社会群体事件,通过战略传播手段,制造对目标国经济前景的整体看空,诱导内外部资金大面积流出该国

• 当该国股价、汇率跌到最低谷时,重新入市,一举控制该国经济命脉

 

值得提出的是做空者的行为从来都不是简单地无中生有,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被做空一方往往存在重大问题和危机,做空者所做的就是通过情报研判发现这些问题与危机,结合战略传播手段把这种危机进行夸大,加速引爆,或顺详敌意、周密布局使之进一步泡沫化,最后自动引爆。

 

换言之,如果说被做空一方是个病人的话,做空者就是一个在关键时刻有意引发病情恶化甚或成为不治之症的催化者。金融攻击所选择的目标特点,加之其操纵手段的隐蔽与巧妙,使得很多人对它的认识往往趋于模糊,认为最终危机的爆发完全是因为被攻击方本身的问题,而忽视了做空攻击方在其中起到的作用。

 

总的来说,金融攻击一般具有如下特点:

 

1、金融攻击是一种不对称作战。

 

针对国家的恶意做空行为往往多由对冲基金等非国家主体揭开序幕,首先通过攻击特定公司、骨干产业动摇对目标国家经济前景的预期,接下来国家主体才会逐步参与,其作用往往更多体现为对目标国施加政治与外交压力、制造和利用地缘政治冲突,给目标国的危机进一步雪上加霜,往往无须冒与之真正开战的危险;但金融攻击一旦成功,有可能使一个国家整体陷入破产,实体经济倒退,社会发生动乱,产生的效果不啻于一场真正的战争。

 

2、金融战是一种隐型作战。

 

金融攻击的实质就是利用信息不对称、时间空间差造成恐慌心理,因此从目标筛选,点对点地情报调研再到负面信息散播,对冲基金行动的隐蔽性往往贯穿全过程,其具体手法包括使用掩护公司、代理人进行交易;声东击西,徉动诱敌等,包括对冲基金与本国政府的信息沟通也往往以一种心照不宣的不公开方式进行。

 

3、金融攻击一旦发动之后,具有典型自组织性的特点。

 

对冲基金在发动攻击前往往会精心策划,但一旦负面信息披露,证劵市场逐利避害的规律会使得绝大多数利益相关者沿着做空者设定的道路如滚雪球一般发酵,具有“发射后不用管”的特点。

 

4、金融攻击的发动者往往会跟国际主流评级机构、国际媒体、智库与研究机构建立自觉不自觉的同盟,相互借势,因势利导。

 

5、针对国家的金融攻击,一般选择利用某国金融体制改革的新旧机制转换阶段发动攻击,这个时期该国金融监管的手段、经验都相对有限,属于相对混乱期。

 

6、针对国家的金融攻击,一般选择利用某国主要货币开始走向海外的阶段,这时该国货币出于对等原则,往往也会开放一定窗口给境外资金进入本国。

 

7、国家主体往往潜伏在非国家主体之后,非国家主体揭开攻击的序幕,国家主体适时予以配合。

 

四、 对华金融战的主要战场

 

跨境资本战场:以浑水与香橼为代表的美国做空机构对于在美上市的中国概念股进行了无情地猎杀,以东南融通被质疑的2011年4月26日当天作为计算起点,截至2012年12月7日收盘,i美股中概30指数由1250.92点暴跌53.25%至584.73点,仅在2012年一年内,中国概念股企业在美退市就达30多家,总市值则由当时的1924亿美元跌50.46%至953亿美元,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在美上市的中国概念股总市值缩水近1000亿美元。目前国际做空机构正把目光投向更多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

 

债劵战场:随着美国量化宽松政策的进一步施行,大量新印美元的泛滥,中国所购买的美国国债已面临巨额贬值。

 

中国国内股票战场:由于劳工成本、原材料成本的飞涨,中国制造业增长进一步失速,随着国内股指期货等做空手段的出现,对国内A股市场的做空也正变得可能。目前境外热钱仍在大举进入中国,一旦中国国内政治经济局势出现困难,亦或周边地缘冲突激化,中国股市被做空的可能性正变得越来越大。

 

人民币汇率:随着中国经济增长的失速,国内通货膨涨的加剧,人民币实际购买力正在下降,但此时人民币对美元比价仍在上涨,这意味着人民币被高估的可能性越来越大。目前海外大量热钱通过各种管道流入中国,就是在为进一步推高人民币做准备,一旦中国政治、经济、社会出现重大不稳定因素,这些资金都将迅速获利回流,从而造成人民币的大幅贬值。

 

五、 金融攻击进行时——对中国发动攻击的一种可能想定

 

(一)境外对冲基金(第一阶段——准备期或现在进行时)

 

做空银行股:目前中国主要国有银行均有在海外上市,部分银行股因受企业破产潮与地产业危局影响,财务数据已远不乐观,前日又爆出中国农业银行前副行长在澳门欠下30亿赌债的传闻[7], 可以预期,未来如果爆出更多此类丑闻,中国银行类股票价格有可能出现更大波动。

 

做空中国房地产:中国房地产业所存在的泡沫已广为人知,今年3月,曾做空安然公司与美国楼市的美国顶级做空大师,尼克斯联合基金公司(Kynikos Associates)总裁和创始人吉姆•查诺斯(Jim Chanos) 向CNBC记者声称:中国房地产市场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泡沫。可以预见,随着中国中产阶级对经济前景的失望,楼市出现大幅下滑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做空中国地方政府债:中国中央政府财政因有严格的管控与国家信用作担保,对于做空者来说是很难下手的。但是中国某些地方政府已陷入“卖地财政”的恶性循环,如果房地产市场出现长期下滑,个别地方政府将面临无法通过卖地收入偿还债务和维持运行经费的窘境,此种情况将导致部分地方政府所发债劵价格的下跌甚至发债困难。

 

中国概念股(港股):在美上市的中国概念股已经遭遇了一整轮无情地猎杀,中国大陆在香港上市的公司数量更多,涉及行业更广,即便有1/3的公司受到有效攻击,损失也将是非常惊人的。

 

与国内合作,利用股指期货做空A股:目前中国国内股民对上市公司造假不满的声浪很高,很多证劵投资机构也都在呼吁放开并建立股市做空机制,单纯从市场经济原则的角度,这种呼吁有其道理,但如何避免在放开过程中,境内机构被境外机构利用,演变成对更多A股上市公司的恶意做空就很值得进一步深入研究、审慎把握。

 

(二)美国政府的顺势利导(第一阶段——现在进行时)

 

美军重返亚太以来,已经使得在南中国海、钓鱼岛、中印边境的地区矛盾明显升温,在东北亚,随着北朝鲜的多次核试验以及朝美间“篮球外交”的开展,通过要求中国按照其指定的方式开展金融改革、通过量化宽松进一步稀释中国购买的美国国债等方式,美国也将开始通过操纵周边地缘政治冲突,制造中国周边紧张态势,对东北亚的地缘竞争态势进行更自如地操控。

 

可以预见,如果今后东北亚地区发生更多的突发性危机事件,美国对冲基金的地缘政治分析师们将有渠道和方法提前预知到可能的事件,笔者建议中国相关机构应利用这些危机,提前做出应对措施。

 

(三)第二阶段

 

如果上述两方面进展顺利,境外对冲基金对中国的攻击将从个别行业、地方政府上升到对人民币汇率、以央企为主干的战略性支柱企业,到那时,中国经济乃至整个社会政治稳定性将面临真正的挑战。

 

六、 中国如何应对金融战

 

这些年随着国内政治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化,不同观点与意见的交锋也越来越多。意见多元是好事,保持开放的心态也非常必要,但在开放的同时,保持必要的警惕性,珍视来之不易的独立自主地位更为重要。“勿恃敌之不来,恃吾有以待之”既是古训,也是常识,在全球化的今天,了解新观念新知识的同时,更不能忽视某些常识,这是经过历史检验过的真理。

 

正确认识金融战的本质与内涵是我们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第二,对金融改革的进度、方式持更为积极审慎的态度。在金融改革领域,如看准了的,研究清楚了的,就放手去做,不要受制于清议;对于风险程度高、经验不足的领域,要避免被敌“击于半渡之间”。

 

第三,应开展广泛而深入的金融战理论研究。国内宋鸿兵前几年有提出《货币战争》一说,但此论在学术界争论很大,很多人将其斥之为“阴谋论”。国内多数金融理论研究者往往欠缺金融实操经验,对对冲基金的阴暗面,美式旋转门的运转特点认识往往不足,因此,选拔鼓励更多有实务经验的人士参与金融对策研究,方是解决实践、理论两层皮的有效途径。

 

第四,建立针对恶意金融攻击的专项监测体系。恶意金融攻击无论是攻击主体本身,还是攻击过程,虽然隐秘,但也并非无迹可循,如果围绕不同的攻击主体、攻击目标、攻击方式建立相对应的监测分析框架,就有可能提前监测到可能的攻击企图与准备活动,并对可能的威胁做出分级,采取针对性措施。

 

第五,建立金融安全监管与国防安全之间的衔接制度。金融攻击是一种能达到战略目的的非传统安全威胁,在它之后,有可能紧随而来的就是网络攻击与军事政治干涉。它本身既是一种隐型作战方式,又超出传统军事斗争领域范畴之外,国内对此领域威胁的监测出现了一定的空白。因此,研究金融安全与国家军事安全之间的规律,并尽块建立相关的衔接制度、机制尤显紧迫。

 

第六,推动跨部门的金融战威胁评估,举办金融攻防模拟演习。在不同部门对金融攻击的威胁有共识的基础上,组织不同领域的专家,设计演习规则与关键场景,模拟可能的攻击方式及其不同地缘政治事件的可能影响,是提升金融战攻防能力最有效的途径。

 

结语

 

主权国家与非国家主体利用现代金融的阴暗面发动的金融攻击并非是成熟金融市场的普遍现象,但它确实存在;对于强者而言,威胁更多表现为一种概率,因此更容易把弱者的自我保护斥之为“阴谋论”;但对于弱者和新手而言,威胁一旦成为事实就是100%。倒退与自我封闭都不是办法,面对此两难困境,弱者别无它法,只能勇敢地去面对它、去研究它,直至有朝一日能驾驭它。期盼我们伟大的祖国最终能渡过这一劫。

 

参考文献

[1] 詹姆斯•里卡兹. 谁将主导世界货币(英文名:Currency war). 2012.7. 中信出版社, 2012.

 

注释:

 

[1]约翰• 霍普金斯大学应用物理实验(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Applied Physics Laboratory,简称APL)是位于美国马里兰州霍华德郡的一个非营利大学附属研究中心,员工4500人。应用物理实验室是美国的其中一家国防合约商,是美国国防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等美国政府机关的技术提供单位。应用物理实验室是一个技术研究和开发单位,而不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学术单位。APL主要从事民用和军用太空计划研究,包括导弹、防空及对国家安全的分析等。其主要职责是为美国国防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和其他政府机构提供技术资源。

 

[2]主权财富基金,是指一国政府利用外汇储备资产与国家财政盈余创立的、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投资以提升本国经济和居民福利的金融投资工具,是现代国家资本主义的主要表现形式之一。

 

[3]量化宽松是一种货币政策,主要是指中央银行在实行零利率或近似零利率政策后,通过购买国债等中长期债券,增加基础货币供给,向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资金的干预方式,以鼓励开支和借贷,也被简化地形容为间接增印钞票。

 

[4]铸币税是指货币面值与制造货币所需成本之间的差额,是政府通过印制货币从实际财富创造者身上无偿获得的收入。

 

[5]对冲基金指采用对冲交易手段(如卖空、互换交易、现货与期货的对冲、基础证券与衍生证券的对冲等)的基金,也称避险基金或套利基金。由于潜在风险较大,因此对冲基金被界定为私募基金的一种,而不是公募的共同基金。

 

[6]做空是股票、期货等市场的一种操作模式,指预期未来行情下跌,将手中股票按目前价格卖出,待行情跌后买进,获利差价利润,与做多相反。

[7]农行前副行长30亿赌债悬疑 参见2013年05月01日的每日经济新闻

联系方式
客服联系QQ:1585269081(有问题找客服,支持在线人工服务).更多信息请关注 论文助手网 www.ulunwen.com

看大家都在讨论什么

0 条评论
免费下载 ×

下载APP,支持永久资源免费下载

下载APP 免费下载
温馨提示
请用电脑打开本网页,即可以免费获取你想要的了。